從荷蘭ASML出走疑雲  反思台積電擴廠戰略|快評【主筆室】

科技島主筆/蔡哲明

根據荷蘭《電訊報》報導因荷蘭政府的「反移民政策」恐讓艾斯摩爾(ASML)出走,政府為此成立一個名為「貝多芬計畫」的工作小組來做因應,由於ASML 已向荷蘭政府提出意向,表示可能朝法國等地擴張遷移,逼得首相威爾德斯親自領導阻止出走。相較台積電的全球佈局,凸顯的是擴廠戰略的判若雲泥。

【學長姊帶路】台積電  IT 部門 實習工作分享
示意圖:取自123RF

荷蘭政府「反移民政策」引起ASML警覺,荷蘭總計 2.3 萬名員工,非荷蘭籍員工佔比約為 40%,海外留學生已是該公司的主要勞動力,儼然對科技業敲起喪鐘。ASML出走考量的是無法引進外國勞工的政治問題、政府駁回ASML設備出口中國的經濟問題、荷蘭本身住房短缺的民生問題,也共構出這場官逼民反的出走疑雲。

更多新聞:美中科技合作協定不續約的三風險|快評【主筆室】

臺灣政府反而是以「臺版晶片法」扶植晶片產業,祭出史上最大投資抵減優惠,也與其他國家的晶片法案相互較勁,目的要讓科技業能根留臺灣。台積電向外擴廠考量的是「網羅國際人才」、「分散政經風險」以及「降低資源排擠」,也打造出護國神山的全球布局。

以「網羅國際人才」來看,台積電目前碩博士員工占公司人口總數一定比例,除了國內科技人才不足外流的現況頻繁,加上晶圓廠量產需要大量高階技術人員輪班看顧,即便向外徵才有其文化差異也須克服。台積電畢竟已是全球大型企業,相較其他國際企業的海外人才比例偏低,透過各種擴廠投資,除了確保領先地位,還能強化「人力資本」。

以「分散政經風險」而言,臺灣身處地緣政治威脅與日劇增,台積電開始在美、日等國積極布廠,不僅吻合客戶分散供應鏈及需求,對於公司本身也是生存法則。台積電在海外晶圓廠的接單仍大權在握,不論哪個國家生產都能反映整體業績,如今台積電2奈米量產成功,不僅分散了營運風險,也符合了先進製程根留臺灣的「營運方針」。

以「降低資源排擠」分析,台積電為持續壯大營運規模,必須考量臺灣天然資源相對有限,不論勞工、水電、土地等容易產生先天不足,向外擴張取得資源也扮演了全球半導體供應商的角色。台積電的戰略是擴大全球製造布局,增加客戶的依賴性,能為股東創造價值感,還能降低國內產業的資源分食,避免產生「排擠效應」。   

ASML出走與台積電擴廠在用字遣詞上突顯戰略之別,荷蘭政府在「反移民政策」中導致官逼民反,臺灣政府卻在「臺版晶片法」裡扶植護國神山,反思台積電擴廠戰略,也不失作為ASML的他山之石。

瀏覽 10,329 次

覺得不錯的話就分享出去吧!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