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無人機、人工智慧與網路  如何幫助烏克蘭?

就在9月10日、11日,在烏克蘭軍隊出現逆轉契機的同時,Google 前執行長 Eric Schmidt 前往烏克蘭分別出席了「基輔科技峰會」(Kyiv Tech Summit)以及「雅爾達歐洲戰略」(Kyiv Tech Summit)兩場研討會。

在這將近36小時的訪烏行程當中,Schmidt 與烏克蘭的諸多官員見面,並在一場公開的記者會中提出這麼一個問題「我感興趣的是,科技行業做了甚麼來提供援助?」

圖/123RF
  • 傳統裝備與現代技術

作為科技龍頭的前執行長、軍事技術新創公司的投資者,甚至曾在美國聯邦委員會任職並對於人工智慧提供建議的 Schmidt,此次前往烏克蘭的行程無疑是在提醒世人,烏克蘭是如何在這整戰爭中整合高端技術以及現有技術,並將其二者融合運用。

衛星、無人機、人工智慧以及網路能力,自從俄羅斯入侵的第一天以來,就成為戰爭的核心所在。此外,也能夠看到烏軍結合了傳統軍事硬體以及新型網路技術的同步操作。當然,也可以看到來自西方,無論是民間或是官方,不斷輸入烏克蘭境內的各種支援。

其中包括:來自馬斯克(Elon Musk)的星鏈(Starlink)衛星網路,提供覆蓋烏軍範圍的高速網路;來自北約組織一筆約莫十億歐元的創新投資基金。另外,根據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 Sasha Baker 指出,美國已經提供了超過140億美元的安全援助,並另外強調,烏克蘭在整合美國與其他盟國(資源)的能力是具有創造性的。

百年好合的夫妻,也可能為了擠牙膏有所碎嘴。烏軍在整合各國軍事援助上,也曾就馬斯克的衛星與小型無人機等相對廉價的商業技術之間的協作性產生摩擦。對於美國來說,這的確是一個案例研究,可以瞭解新的技術以及西方所有武器是如何在常規戰爭中發揮作用。

  • 戰爭中的技術:衛星、無人機、人工智慧與網路

根據《VOX新聞》,美國前國防部官員表示,烏克蘭使用的諸多先進技術與設備都是已經商業化且現成可購買的。換句話說,即便是平民百姓,也能透過正常管道進行購買。

這聽起來可能沒甚麼。但是若是跟美國五角大廈所開發的產品或技術相比,同時還要面對到單位種的官僚文化、反戰人士、軍工複合體的複雜結構等等因素,企業或是商業公司所販售的技術或設備的確真的提供了幫助。

就衛星的部分,小星商業衛星透過密集的佈署,並藉此收集數據,提供烏克蘭瞭解俄羅斯軍隊動向的數據與資訊,且進一步地追蹤潛在的戰爭行為。

無人機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小型商用無人機的功能無所不包,從敵軍動向、蒐集目標資訊到戰鬥損傷評估,此外,還能透過小型無人機投擲炸藥,在特殊情形下還能夠「組隊」使用。在無人機的部分,主要是透過土耳其公司開發的輕型武裝 Bayraktar TB2 無人機,而該公司也拒絕向俄羅斯出售相關技術與設備。

再來談到人工智慧。在臉部識別的部分,儘管在技術公司 Clearview AI 向烏克蘭提供技術時,面臨到潛在危險與濫用的風險,但這項技術仍從俄羅斯的社群媒體擷取了超過100萬張照片作為資料庫,為烏軍提供辨識敵軍的臉部識別技術。

此外,人工智慧的功能也發揮在訊息方面。像是在截獲俄羅斯通訊的當下,可以迅速地進行語音識別、轉錄以及翻譯的動作。

網路攻擊的案例更是不在話下。除了傳統的網路攻擊以及預防之外,根據《VOX新聞》指出,烏克蘭駭客曾滲透到莫斯科的電動汽車充電站,且綁架充電站的每個螢幕畫面,並顯示反對普丁的畫面與文字。當然,他們也關閉了莫斯科的充電站,更鎖定物聯網,透過數位攻擊、資訊攻擊導致現實生活中產生物理的變化。

  • 烏克蘭的技術整合

在此次戰爭,可以看到除了上述四個項目存在的重要性以外,更重要的是烏克蘭在技術整合的能力。

曾為國防部撰寫第一份人工智慧戰略的 Brendan McCord 將此次戰役描述為一場「頻寬戰爭」。他表示,我們進行了一段時間的網路戰,但總是在狹義中進行。自從星鏈不再依賴小頻寬、低速數據傳輸,而是高品質網路,這無疑是為烏克蘭提供「令人難以置信的優勢」。

此外,更不能忽略的是,烏克蘭本身在傳統軍備上本來就不是一個武器進口國,在過去沙皇時期以及蘇聯時期更扮演著重要的「軍工廠」角色。因此,在傳統軍備以及先進技術的雙管齊下,烏克蘭著實展現了其整合作戰的能力。

McCord 補充說:「感覺烏克蘭在技術整合到新型作戰的概念已經領先了半個世代。」(記者/戴偉丞)

延伸閱讀:烏克蘭積極數位轉型 防範俄國網路攻擊
未公開政府文件坦承  俄國面臨科技失衡挑戰

資料來源:VOXReutersTech Ukraine

瀏覽 1,082 次

覺得不錯的話就分享出去吧!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