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歐合作再下一城,人工智慧貿易領域齊下|專家論點【Howie Su】

在國際競合關係中,立場的選擇主要來自於雙方價值觀的異同,美歐的合作起源於開放包容與多邊經貿關係建立,在承平時期,較容易發生的衝突為貿易與關稅上的協調,或是爭奪對外投資與技術競爭優勢;但當有不同價值觀的競爭者出現,例如馬克思與資本主義的對立時,同樣價值觀的國家容易結盟,放下原先歧見以因應更大威脅,屬於國際關係中「新自由主義」一環。美歐目前就中國帶來的威脅,如在國防、資安、技術掠奪、保護國有企業、戰狼文化輸出面向上面臨挑戰,因此雖然在川普時期兩大陣營有所裂痕,包含美國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與《伊朗核協議》、批評世貿和北約等國際組織,但在中國快速崛起與帶來的國安挑戰下,歐盟-美國貿易與科技議會 (EU-US Trade and Technology Council)在2021年9月發布《匹茲堡聲明》,強化科技與貿易合作,並標明特定合作領域。

半導體再平衡促使美歐未來合作更為緊密。(資料來源:Institut Montaigne)

強化對外投資審核與到半導體供應鏈合作

1. 對外投資審議

在中國瘋狂對外併購關鍵技術廠商與房地產後,各國開始加強對外投資審核,美國、德國、英國、東歐、日本、韓國、澳洲、加拿大都因中國的對外併購與實施一帶一路計畫後開始防堵關鍵技術外流,因此如何防止國外收購敏感技術又不傷雙邊貿易成為談判重點。美歐的作法為當國外投資當地時須從反歧視、透明度、可預測性、適合度,與負責任五大面向審核,例如投資當地企業快速解散、帶走技術與人才就易受阻擋,投資影響該區域未來發展的關鍵技術也不可行,這將大幅降低中國對外收購腳步。

2. 人工智慧合作

人工智慧被獨立出來一個項目,除了在技術成熟曲線上處於發展期、未來潛在應用相當多元外,AI系統的公平、安全和隱私也帶來相當挑戰,OECD、G20、IEEE、ISO等國際組織皆設立AI治理標準。美歐的合作上主要著重在資料隱私濫用與AI武器化的預防上。舉例而言,當前中國在新疆部署監測設備,包含攝影機與App,打著反恐主義行監控之實,這種違反人性的作法立即成為美歐警剔與未來預防的對象,AI系統須按照民主價值發揮功用。

3. 半導體與供應鏈

美歐在半導體的合作上講求「供應鏈再平衡」,白話來說就是降低對特定廠商依賴,同時排除特定國家零組件與設備,由於半導體進一步影響能源、醫療保健、農業、消費電子、製造、國防和運輸等終端產業,因此半導體從原物料、設計、製造,到應用,都必須重新檢視,這種從生態系到供應鏈、在延伸到企業內部價值鏈的檢視與重組是過去三十年來並未發生的,軟體、硬體、平台、科技標準訂定將成為下一波戰場熱點。

無論是哪個面向都能一致看出,美歐的合作會逐漸成立新的評估機制,特別是歐洲已經甦醒,在關鍵技術(EUV 光刻機、EDA軟體)和關鍵產業優勢(汽車產業 IC 設計、微控制器、低功耗技術)有所進展,並開始排除特定國家的企業與政府參與,特別是中俄為首的國家首當其衝,印度、東南亞也捲入這場衝突,一個世界、兩個體系加速成形,在商言商的世界將難以為繼。

艾司摩爾的「42」成地緣政治主角

身處於半導體上游、生產半導體關鍵設備「EUV(極紫外)光刻機」的艾司摩爾一年產能只有42 台,其大量供應給台積電,讓台積電半導體全球產量佔比90%以上,該公司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全球關注,也成為地緣政經下的戰略要衝之一。三星李在鎔曾飛到荷蘭見艾司摩爾執行長,希望能夠爭取更多台EUV,以縮短跟台積電的競爭劣勢,不過尚有努力空間;美國則開始限制EUV出售中國,並思考是否將範疇延伸到成熟製程的DUV(深紫外光微影設備),無論最終結果如何,艾司摩爾的未來佈局將會是美中在科技與貿易合作上的風向儀。

瀏覽 1,766 次

覺得不錯的話就分享出去吧!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