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L擴大中國規模  恐難逃政治影響

艾斯摩爾(ASML Holding N.V.)在全球半導體供應市場中是極其重要的角色,對於我國「護國神山」台積電,更是無比關鍵的存在。這間荷蘭公司主要提供半導體關鍵生產設備—「光刻機」,而其客戶也包含了台積電,更因此時常被我國媒體稱之為台積電的「軍火商」。其目前積極開發的最新 High-NA 極紫外(extreme ultraviolet,EUV)光刻系統,也被視為台積電在決戰「兩奈米」製程的關鍵要素。

然而,在台灣已經設有三處辦事處的 ASML,近年來似乎正進一步擴大在中國的員工陣容,其員工人數在過去五年中增長了兩倍。ASML 高級副總裁暨中國區經理沈波證實,截至8月底,該公司已將中國員工人數從2017年的不到500人增加到1500多人。

ASML 於2000年在中國建設相關業務,目前在中國已經擁有12座辦公大樓。儘管在北京與華聖段之間的緊張局勢不斷升級,該公司仍預計於今年新聘 200多名新員工,佔本地員工總數的14%。

圖/123RF
  • 仍受地緣政治影響

即便沈波在面對談時並沒有談到任何關於地緣政治局勢的話題,但是 ASML 就宏觀市場的市場轉移已經可以感受到,由於美國政府的施加壓力,目前諸多主要收入已經慢慢開始從中國大陸移轉出去,而美國政府也要求 ASML 對於中國的先進晶片製造系統進行擴大管制。

相比之下,ASML 對台灣的出貨量佔其6月季度總銷售額的41%,而韓國占33%。

目前,ASML 沒有向中國出售其 EUV 光刻系統,這使得該國的主要晶片代工廠無法製造尖端集成電路,像是 5G 智慧型手機中的集成電路就無法製造。

ASML 總裁兼執行長 Peter Wennink 在7月公司第二季度財報視訊會議上表示,中國是製程中的重要參與者。然而即便如此,面對全球地緣政治的複雜情勢、美中之間就科技的爭霸,更雪上加霜的是《晶片法案》對於美國科技公司對中輸出的限制,都使得該公司在中國的發展備受挑戰。

  • 需等待政界人士表明立場

目前,由於限制的因素,該公司尚未對中輸出最新的光刻機,而是舊版的深紫外(deep ultraviolet,DUV)光刻系統。在談到美國向 ASML 對中輸出要求擴大限制時,Wennink 將這股壓力形容為「這是一個我們必須等待政治人士表態的政治立場」。

此前,美國政府已經禁止英偉達(Nvidia)和 Advanced Micro Devices 向中國出口人工智慧以及高性能運算工作的相關晶片。此外,當然還有最主要的《晶片法案》也是不容忽視的重點。

  • 中國半導體「逆風高飛」?

然而,根據加拿大科技研究公司 TechInsights 的報告顯示,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最近是有所斬獲的。7月,TechInsights 的分析報告強調,中芯國際取得了關鍵的技術突破,使其與該領域的龍頭並駕齊驅。報告稱,中芯國際已經有能力使用現有的 DUV 系統生產7奈米的晶片。

根據新浪網的採訪,沈波表示,目前ASML在中國有15個辦事處、11個倉儲物流中心、3個開發中心、1個培訓中心以及1個維修中心。而根據該公司的財報顯示,中國區對於 ASML 2021年總體營收的貢獻佔比,已經來到14%。

面對中國半導體的逐步成長,美國與西方各國的擔憂是否也會因此加劇?而拜登所簽屬的《晶片法案》又是否能夠成功阻擋中國在科技產業崛起的態勢?種種疑惑與困難終將會在這場美國與中國的科技爭霸中,降臨在兩個主要玩家面前。(記者/戴偉丞)

資料參考自:South China Morning PostTechInsights新浪網

瀏覽 688 次

覺得不錯的話就分享出去吧!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