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封鎖的下個目標:科技人才流動|專家論點【Howie Su】

作者:Howie Su(產業分析師)

不是針對中國,而是美國

美中科技戰已經變成「西方陣營 vs. 極權國家」的對峙,先是貿易關稅、再來是禁止特定技術輸出、新興科技泛國安化,接下來會是哪個面向?如果沒有錯,應該會是科技人才流向受到限制,這裡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包含學術機構研究計畫禁止特定國家人員參與,以及科技人才禁止跳槽至其他國家,兩者將對就業市場造成衝擊,或許能從近期南韓法院針對SK海力士員工跳槽美光的事件略知一二。

圖、韓國正在積極發展人工智慧。(資料來源:Korean Foundation)

平心而論,當前的人才禁止流動政策可能會以中國為主要目標,特別是中國業者近期在美國、南韓、台灣、日本大肆挖角人才,但這次韓國法院的判決對象卻是針對美國,禁止SK目前正以第4代HBM3晶片取得先機,其次才是三星與美國,眾所周知,AI晶片領域當前正打得火熱,韓國法院判決主要在協助SK取得競爭優勢,我們不妨來看看整個韓國半導體與電子產業的困境,來思考是否這樣的作法可能在科技業中蔓延?

韓國電子業正陷入泥淖

韓國電子業者為台灣主要競爭對手之一,事實上,在當前複雜國際局勢狀況下,韓國也成為美國主要合作之一,雖同為民主國家,但台韓業者在全球競爭依舊不減,拜登政府為遏制中國在人工智慧(AI)、半導體和軍事技術方面的進步而實施出口限制,引發中美之間持續不斷的科技戰,這些晶片製造商陷入困境,這些限制使晶片製造商無法在中國晶圓廠使用新的美國晶片設備。然而,美國向韓國和台灣晶片業者給予為期一年的豁免,這讓韓國業者看到市場萎縮危機,由於韓國 40% 的晶片出口銷往中國,該國也對在全球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的晶片戰爭中選邊站隊持謹慎態度,因此政府開始推出一系列的措施,以確保未來該國在電子製造中的地位能夠持續維持競爭力。

韓國目前在 DRAM 和 NAND 記憶體晶片的生產中佔據主導地位,這些晶片用於管理和儲存 PC、智慧型手機和 SD 卡等設備上的數據,佔據全球 60% 以上的市佔率,但面臨美中台三方業者競爭確實力不從心,特別AI又是各國競爭力的來源,既然市場無法控制,那從人才端著手或許是未來可行方法。

企業可能需要掌握人才跳槽相關政策

即便目前台廠的優勢盡現,但依舊要注意其他國家業者的分散風險策略,舉例而言,Meta近期與三星電子在人工智慧(AI) 半導體領域合作,以減少對台積電的依賴,而Open AI執行長近期也與三星半導體業務的高管以及代工、內存和系統 LSI 部門的部門負責人會面,不確定是否與其龐大的全球半導體計畫有所關聯,但可以確定的是,在國際關係日益複雜下,各國一方面與台灣業者密切合作,但也會更積極尋找其他合作夥伴以分散風險。

回到人才端,人工智慧、量子電腦、太空衛星等前瞻領域的人才流動或許是業者未來需要密切關注的議題,過去思索人才從哪裡招募,現在可能還要觀察,哪些人才在挖角與招募時是否會牴觸該國法規。中國的千人計劃已經引起西方國家警惕,不但西方國家正在思考反制知道,如加拿大也開始限制中國研究人員參與該國學研機構研究,而與韓國競爭激烈的台灣雖屬於民主陣營,但未來在人才聘用上是否受到限制也需要注意,連帶可能影響的還有獵頭公司、人力銀行等業者。

瀏覽 147 次

覺得不錯的話就分享出去吧!

發佈留言

Back to top button